首页  > 古言  > 

沐意礼季守淮

沐意礼季守淮小说

沐意礼季守淮

佚名  /  著 已完结
来源:呆萌小说网 更新时间:2023-11-20 18:04
沐意礼季守淮是作者佚名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沐意礼浑身一僵,她转头,看见了隔壁摊子背对着她的一对璧人。她看着季守淮抬手,将一束丹桂递给年芸,低沉声音随之响起。“我可立誓,若我对她有半分情意,就让我不得好死。”沐意礼一瞬面无血色。但她只是静静的站着。是啊……她不是一直知道,若不是她,如今那两人应该琴瑟和鸣。沐意礼垂眸不想再看,脚步有些凌乱的转身离开。她没看见,季守淮在她走后便转身朝她的背影看了一眼,随即对年芸道:“请师妹替我将丹桂转交给老师,我今日还有要事,还需先行一步。”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我是沐朝受尽宠爱的嫡长公主。

却像娼妓一般,被将军玩弄四年。

身为公主,却如同他脚边的玩物。

所有人都说她倒贴上门,她却毫不在意。

男人进来时,她着急上前替他宽衣。

他猛地退后一步,神色淡淡:“一身风尘,别脏了公主的手。”

话语恭敬,也冰冷生疏的不像成亲三年的夫妻。

她心中一痛,轻声开口:“今日是十五,你该来我房里了。”

男人一怔,随即嘴角勾出讥讽弧度:“堂堂公主,也这样不知廉耻?”

她眸色冷淡:“无规矩不成方圆。”

只是身后的手,却狠狠掐进掌心,痛到麻木。

闻言,男人起身上前一把拽住她的手,将其抱了起来,再狠狠摔下。

她仰着头,嘴角有血溢出,却被咽下。

这是最后一次了,这一次过后,他体内的毒素便全渡进了她身体。

这般想着,她忍不住贪恋的抱紧男人。

感受着男人一僵,却难得没推开她。

云雨骤歇,男人看也未看她一眼便径直离开。

她替自己倒了杯酒,烈酒入喉,将血腥味压了下去。

看向空无一人的对面,她续上杯中酒,素手轻抬:“等走完这最后一程,你就自由了。”

次日一早,她入宫求了一道圣旨。

男人即将作为骠骑将军出征,她要求的是督军前往。

看着她,男人捏紧了手:“公主就这么不为大局?”

她哑然,说不出反驳的话。

见她不应声,男人径直骑马离开,徒留背影。

等她走到主将营帐,已经是夜半时分。

要掀开营帐门帘时,却陡然停住了动作。

她听见熟悉的声音:“你再等等,最多三月,我就能遵守约定娶你。”

冷风吹过,她浑身血液几乎冻结,僵在原地。

她再也不敢停留,转身回了自己的营帐,直坐到天明。

三日后,正式率军出击。

她选择留守庆城,以此抚慰民心。

临行前,她最后请他来了一次房间。

男人正准备质疑,她郑重的声音传入他耳中:“将军,中原便托付给你了。”

他神色微凝。

心中的异样渐深,向来运筹帷幄的大将军第一次无措。

见男人不动,她从袖中掏出一张纸:“这是本宫赠与将军的出征之礼。”

男人猛然抬头,眸色凌厉:“公主这是何意。”

一抬头,撞进那双眼,那曾满是爱意的眼,如今只剩清冷。

她静静的看着他,只将和离书往前递了递。“本宫在此,祝将军大胜归来。”

——————

灵觉寺。

红叶纷飞的树下,一个穿着玄衣的俊美和尚同身穿华服的女子对坐着。

红叶落在石桌上。

和尚缓缓开口:“长公主,你若是再给季守淮渡毒,只怕一年都活不了了。”

沐意礼神色平静的端起桌上酒盅一饮而尽:“玄清,喝掉这坛,这五十年的醉春风就只剩两坛了,你不能喝,实在可惜。”

玄清看着她满不在乎的模样,捏紧了手中念珠。

倒尽最后一滴酒液,沐意礼带着一身酒气悠悠起身:“守淮该回府了,本宫也该回去了。”

玄清凝视她清瘦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沉痛之色。

情之一字诛人心,纵然是权倾天下的长公主,也逃不开。

长公主府。

沐意礼进门没多久,季守淮便回来了。

他眉眼清远,气质如冰玉。

沐意礼走上前,想给他脱去外袍。

季守淮退后一步,神色淡淡:“一身风尘,别脏了公主的手。”

话语恭敬让人不能指摘半分,也冰冷生疏的不像成亲三年的夫妻。

沐意礼停顿一瞬,却依旧伸手搭上他的衣襟。

季守淮于是定定站住,任由她动作,只那黑沉如星的眼里,浮出冰冷的厌恶。

这眼神如同利刃刺向沐意礼。

她心中一痛,转身将外袍挂在一边,轻声开口:“我做了道甜羹,你尝尝合不合口味?”

季守淮不为所动:“公主千金之躯,竟为我洗手作羹汤,臣不敢当。”

沐意礼默然片刻,语气平静却坚定。

“驸马,本宫很想你尝尝,行吗?”

季守淮袖子下的手猛然攥紧。

“臣,遵命。”

他面无表情的从沐意礼身旁走过。

一股淡淡的香气从他身上的香囊掠入沐意礼鼻息。

她的眼神骤然一暗。

她知道这股香气,这是季守淮曾经的未婚妻年芸亲手制的熏香,名为‘望君归’。

而季守淮今日身上这香味,又重了几分。

沐意礼回身看着季守淮,蓦然开口问。

“你今日又去了年府?”

季守淮平淡的神色瞬间变了。

他嗓音冰冷到了极致:“你派人跟踪我?”

看着他那凌厉目光,沐意礼心中莫名悲哀,到唇间的话突然难以再说。

她抬眸定定看向季守淮,深吸口气:“今日是十五,你该来我房里了。”

季守淮一怔,随即嘴角勾出讥讽弧度:“堂堂公主,用这样的手段求欢?”

沐意礼眸色冷静,淡淡道:“无规矩不成方圆。”

只是身后的手,却狠狠掐进掌心,痛到麻木。

季守淮冷哼一声,起身上前一把拉住沐意礼的手,将其抱了起来。

……

红烛帐暖,沐意礼承受着季守淮的暴戾,只觉自己如一叶扁舟,随时要被浪潮淹没。

她咬紧牙关,抬眼看向身后男人,控制不住唤着他的名字:“守淮……守淮”

就在这时,她却从季守淮口中听见了另一个名字:“年芸……”

沐意礼顿时呼吸一窒,如被人从天上拉下来狠狠摔在地上。

云雨骤歇,季守淮穿上衣服,看也未看沐意礼一眼便径直离开。

他向来不会同她在在一间房过夜。

沐意礼无力的躺在床上,突然,一阵抑制不住的剧烈咳嗽爆发。

一线鲜血从她嘴边溢出。

沐意礼披上季守淮落下的黑色外袍,踉跄着下床,走到窗边。

矮桌上,总是放着一壶清酒,两盏酒盅。

烈酒入喉,将血腥味压了下去,痛入肺腑,沐意礼心里却觉好受了许多。

她看向空无一人的对面,续上杯中酒,素手轻抬:“季守淮,等走完这最后一程,你就自由了。”

第二日,皇帝沐明稷忽然召两人入宫。

沐意礼行礼后,皇帝立即叫人看座。

他笑容温和看着沐意礼,温声询问:“皇姐近来可好?”

沐意礼微微笑道:“本宫能有什么不好。”

沐明稷却幽深目光看向季守淮:“可朕听闻,驸马最近往年府跑的很勤快,可有此事?”

季守淮脸色倏然一变。

书友评论
  • 从青

    《沐意礼季守淮》真的太好看了,我刚看这本书的时候在开学时,短短一个月,就从没几个人追变成了很多人追,太激动了。这本书真的很好看,题材很新颖,嗯,希望大家多支持吧,就是作者大大能多更新点么,我等更新等的花都谢了。

  • 若南

    佚名越来越懂我们了!光棍这么多!确实要推些有用的工具书!不然以后单身的比结婚还多!

  • 翠兰

    一有时间就刷手机,《沐意礼季守淮》真的太好看了,每次都看不过瘾,好想一次看完啊!!!强烈推荐!感谢作者辛苦的码字!!!

  • 友文

    书荒了!好不容易找到一本好看的小说,结果更新太慢!现在又没看的了,不过这本小说真心好看,一点都不虐,非常甜,支持!!!

  • 幻柏

    《沐意礼季守淮》期待快点更新不够看了,第一次追小说期待后面的剧情,希望能多更新些章节!

  • 惜柔

    滴滴滴滴滴滴,学生卡在此打卡,老司机在此打卡,帅哥在此打卡,美女在此打卡。最后一个自动忽略天天看小说还长大好看还真没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