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极致掌控

极致掌控小说

极致掌控

没药  /  著 连载中
来源:呆萌小说网 更新时间:2024-02-29 11:03
近日风靡网络的小说极致掌控讲述了江年宴虞念之间一系列的故事,作者没药笔下的小说内容绝对精彩刺激,是一部消磨时光的佳作。那年她出身富贵,世间少有的媚,名媛圈无往不利。他是她的保镖,陪她长大护她周全,俊颜寡语,她从不知他从何来。再见面时,他是权贵,是她未婚夫的小叔,也是令人敬而远之的当家人。为救弟弟,她手捏酒杯轻声细语,“宴少,这杯我敬您。”男人一支烟在修长的手指间把玩,漫不经心问她,“虞小姐,有事?”人人都说他无情无欲,丰神俊朗,却是不近女色无情无欲的人。可在她眼里他偏执甚至病态占有般的极度掌控,将她困于他的掌心之中。后来她重振家业,以父之名大杀商界四方,谈笑间与男人争天地,唯独远离他的世界。权贵名流云集的商宴,她手挽未婚夫的臂弯而来,旗袍于身窈窕媚骨。向来不喜公众露面的男人却意外出现,寡淡眉眼里藏着欲,将她圈在怀中低语,“取消婚约,否则他未必能够善终,你只能是我的。”她撤离他的气息范围,微微一笑,“江年宴,我的人不是你想动就能动的。”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江择发来讯息时,虞念正坐在WM酒店的包厢里。

“念念,我正在跟我小叔谈你弟弟的事,放心,你弟肯定能放出来。所以很抱歉你生日陪不了你,明天补上,爱你。”

虞念呼吸窒了一下,然后不动声色将手机放好。

“虞小姐,今天我可是把宴少请来了,宴少能不能点头就要看何小姐你的本事了。”

酒桌上说话的人是伍爷,虞念今天求伍爷办事,伍爷的话说得实诚:你的事太大了,我的手伸不了那么长,但是有一个人有这本事,我帮你约出来。

虞念硬着头皮端起面前酒杯起身,朝着对面的男子一示意,稳声说,“宴少,这杯酒我敬您。”

虞念的这杯酒敬的不是别人,正是江择口中正在见面的小叔、伍哥眼里最难请的贵人,站在整个北市权贵圈最顶端的男人,江年宴。

江年宴,有着极深的背景,北市商界大半势力都被他捏在手里,说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丝毫不为过。可他偏偏又很神秘,极少在公共场合露面,也从不接受采访。

传闻中的江年宴权贵泼天令人敬畏,生得丰神俊朗,却是不近女色无情无欲,身边从未传出绯闻过。

此时此刻虞念就站在他的对面,男人身姿颀长,眉眼落拓矜冷。然而他没端酒杯,只是淡淡开口,嗓音低而磁性,“身价多少?”

他问那句话时目光似漫不经心,从烟盒里拎出根烟。

没抽,夹在指骨分明的指间里。

虞念蓦地抬脸,一眼撞进男人的目光里。

伍爷见情形不对刚要说话,就听江年宴又是极淡的一声,“我在跟虞小姐说话。”

身边人马上噤声。

虞念的手攥了又松,好半天压着变促的气息开口,“这句话问晚了,现在的我没什么身价。”

“我的意思是......”江年宴夹烟的手指微微一敲桌子,打断了她装疯卖傻的意图,一字一句说得明白,“虞小姐一晚上多少钱。”

虞念目光一凛。

“虞小姐的娇和贵是出了名的,在权贵场上也向来无往不利,这种事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吧?”江年宴修长的手指状似慵懒地来回倒着那根烟,每个字都说在点子上了。“毕竟,捞人不是一两句的事。”

虞念再开口时嗓音有点颤,几番才稳住,她轻声道,“对别人来说比登天还难,但对于宴少您来说不就是一两句话的事?整个北市谁敢不卖宴少的面子呢?”

江年宴眼皮微微一抬,“整个北市,唯有虞小姐的面子是我江某博不来的。”

虞念着实忍不住了,扯过包就要走。

“你弟弟......”江年宴不疾不徐开口。

虞念扭头盯着他。

江年宴眼底似有笑,可仔细打量仍旧冷漠,“似乎耽误不起吧?”

虞念的手攥了又攥,许久才压下情绪,微微一笑,“补个妆,失陪一下。”

-

虞念进了洗手间浑身都在哆嗦,用冷水冰了脸,可难以压抑的情绪心始终似洪水翻滚。

之后再也压抑不住,手边有什么就摔什么,情绪似洪水宣泄。许久她才冷静下来,慢慢地将散一地的洗手液、护手霜之类拾起放回了洗手台,摔坏了的香薰瓶扔进了垃圾桶。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女人脸骨相极佳,人人都说虞念是世间少有的娇媚,一双眼却极其纯,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红,一身烟青色香云纱旗袍包裹妙曼身姿。

可此时此刻她的脸煞白,眼眶还是红的。

手机这时震动了一下,是乔敏发来的一张照片。

附上一条语音留言:江择不是说今天帮你办事吗?他跟季姿搞一起了你知道吗?

乔敏是虞家出事后为数不多还跟虞念关系好的朋友,是当今前沿杂志的总编,在各个圈子里也是个长袖善舞的人。

虞念看了照片。

照片里的就是即将要跟她订婚,十分钟前还在电话里说爱她的江择。

他是在忙,可不是在忙她的事。

他搂着个女人进了酒店房间,房间号没拍清楚,可两个人的侧脸拍得挺清楚。

那女人就是新晋影后季姿,之前没火的时候跟乔敏的关系不错,火了之后压根不买乔敏的账,几番杂志邀请都请不到,所以乔敏对季姿也颇有怨言。

季姿勾搭江择的事虞念是知道的,江择当时还跟她信誓旦旦:宝贝,我心里只有你,那种女人能入得了我的眼?

虞念的手指都在发抖,攥了又攥拨了一通电话过去。那头响了好几声才接通。“宝贝,怎么了?”

“没什么,你还在你小叔那吗?他愿意帮忙吗?”虞念没表露什么情绪来。

“当然,为了你的事我打算一天的时间都搭他这了,放心,我小叔肯定能帮忙,只要他出手,人绝对能放出来。”江择说这话的时候像是换了个地方,嗓音压得挺低。

虞念心如死灰。

缓了一会儿,她发了信息给乔敏——

“季姿不是想嫁入豪门吗,那我就顺水推舟助她一把,就怕她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乔敏发来惊讶表情:你跟江择马上要订婚了,一旦绯闻出来你这不是把他往季姿那推吗?

虞念没发语音,生怕抖颤的嗓音被乔敏发觉,拟了文字过去——

他就是跟女人在一起呢,他在撒谎。而且江择是不会跟我订婚的,虞家出事的时候江家坐山观虎斗,根本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现在阿洲又出事,一旦真被判刑江家会立刻撇清关系。

阿洲就是虞念的弟弟虞倦洲,曾经的虞家也是风光一时,虞氏产业遍布各地,半年前虞家出事树倒猢狲散,现如今的虞家苟延残喘,全靠着阿洲还在奋力支撑。

虞念曾几何时也是身娇肉贵,在名媛圈可谓是风光无两。她媚,她娇,权贵圈垂涎于她的男人大有人在。

有人说她天生媚骨,也有人说她天生刻薄,可大家都承认她是名媛圈里为数不多的聪慧人设,有狐狸的勾人又有狼的冷静。

她与江家小少爷江择很早就有了婚约,虞家虽说没有江家的背景,可也算是门当户对。虞家出事后,虞念第一时间回国帮衬虞倦洲,为了能保住虞家也是拼尽全力。

乔敏许久才问她,“那怎么办?”

怎么办?

虞念万万没想到今天来的人会是江年宴,也万万没想到他会是江择的小叔。

外界尊称他一声“宴少”,可不单单是依着他的身份。

据说那位是江家老爷子早年被绑架的小儿子,一直是在外面长大的,前两年才算是正式认祖归宗。

可也就是随着江年宴回归,江家势力版图竟在短短的时日里就发生了翻天幅度的变化,虽说现如今坐在江家掌门人位置上的还是江家长子,江年宴头上顶着兄长和姐姐,但明眼人都知道,江家的权力正在逐渐落入江年宴手里。

禁欲神颜无欲无情,很可能也是手沾鲜血,手段狠辣决绝的魔鬼。

一想到江年宴那张脸,虞念的心口又开始突突跳了。

她也,从不知道他原来是江家人。

今天场合意图再明显不过了,他摆明了为难,而她又不能开罪于他。

许久她从手包里翻出口红,补妆的时候手指还是不听使唤,干脆就不补了。

她一遍遍告诫自己:虞念,他是江年宴,是连江择那个混世魔头都惧怕的人,他不再是你所认识的那个人了。

所以你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可虞念刚走出洗手间就蓦地停住脚步。

江年宴于走廊而站,靠在那。

尽头的光束落过来,他洇在光影里,笔挺的西装裤衬得他身长玉立。身上的深色衬衫扣子解开了两颗,禁欲感十足可又透着诱惑。

他嘴里叼着烟,似乎刚要点,见到她后目光就落了过来。

四目相对的这一刻,虞念觉得纵使走廊很亮,都不及他周身散发的寒凉,像是来自幽幽地府,能将世间所有光明吞噬。

虞念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见状,江年宴将没抽的烟拿在手里,折断,一步步靠近她。

虞念生生扛住了来自男人的压迫感,没再后退。

因为,退不了了。

她的后背已经贴门上了。

江年宴在她面前站定,居高临下盯着她,睥睨间有着打量。“虞小姐怕我?”

虞念嘴唇翕动,没等说话呢,就见他蓦地一伸手将她推进了洗手间。

她猝不及防,高跟鞋差点崴了脚,踉跄了几步才站稳,再看江年宴却是不疾不徐地将正在维修的牌子往门口一放,顺手关了门。

“你要干什么?”虞念厉声。

江年宴走到洗手池旁,面色无澜地洗了手,“虞小姐来洗手间不是为了补妆?”

说着拿过旁边一次性毛巾擦净手,轻轻一抛,用过的毛巾准备无误地进了废弃筐。

他探手过来,“好像,没补。”

她一扭脸,避开了男人的手。

男人也没恼怒,俊脸似平静湖面,但也没收回手,而是轻轻扣住她的肩膀一转,面朝着镜子。

书友评论
  • 怀亦

    《极致掌控》情节相当扣人心弦,偶尔虐心的部分也相当精彩,继续支持!

  • 笑蓝

    《极致掌控》这本书真好看,我都等不及啊!作者大大怎么很慢很慢的更新啊!希望你快快跟,我是你的,死忠粉粉哦。我已经看到了最后了。我很喜欢这本书的。

  • 孤蓝

    自从看了没药大大写的书之后,满眼都是小星星,崇拜那是非常非常大的,不行,我太激动了,哇咔咔咔。。。

  • 痴冬

    《极致掌控》就是一个隐婚文,然后江年宴虞念朝夕相处,彼此了解之后,情愫暗生。就是小说的篇幅很长,但是对男女主的感情把控却不是很到位,他们之间的感情发展不是很自然,显得有些突兀,这点改进一下会更好!

  • 天桃

    赞赞赞,没药很给力,只要开头看,你会想一直往下看,好想知道结尾是什么样。怎么办呢?作者大大快更新!快更新!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