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炮灰npc觉醒后

炮灰npc觉醒后小说

炮灰npc觉醒后

桔子  /  著 连载中
来源:呆萌小说网 更新时间:2024-04-03 11:12
很多闹书荒的朋友再找一本叫《炮灰npc觉醒后》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桔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小说的免费章节内容:豪门继承人和我相亲,却对闺蜜一见钟情,非要拉着她领证。我大方退出,却被人打晕扔进红灯区,被一群畜生蹂躏致死。临死之际,闺蜜向我炫耀:“苏云落,我绑定了女主系统,到哪里都会是女主,你怎么跟我斗?”我恍然大悟,原来我一直是她眼中的炮灰npc。惨死后我重生到相亲当天,看着豪门继承人对闺蜜痴迷的眼神。我冷笑着一把拽过闺蜜,吻上了她的嘴唇。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现场鸦雀无声。

三秒过后,姜甜甜推开我,发出尖锐爆鸣。

“你干什么?!”

萧凛眉头一皱,拦在她身前:“苏云落,就算我对你不感兴趣,你也没必要这么羞辱这位小姐吧。”

我抹了抹嘴唇上的血,冲萧凛莞尔一笑。

“不好意思,我从小娇生惯养,养出了些怪癖,就是喜欢咬狗玩儿。”

言下之意,就是说姜甜甜是狗。

姜甜甜脸色一白,勉强笑道:“落落,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们不是好闺蜜吗?”

我和蔼地看着她:“吃饭的时候,你刚刚把脚塞进了萧凛的裤管里蹭,是脚气病犯了吗?”

又看萧凛:“洗手间里,你坐在姜甜甜身上撒尿,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马桶吗?”

我望着两人,冷笑:“你们当我瞎吗?”

质问三连一出,周围的吃瓜群众窃窃私语起来,看向姜甜甜的目光或讥讽或鄙夷。

“哇,今天见到活的修罗场了。”

“苍蝇不叮无缝蛋,这男的长得人模狗样,没想到也是渣男一个。呸!”

听着身边此起彼伏的嘲讽。

姜甜甜脸憋得通红,眼中水汽氤氲,好不楚楚可怜。

萧凛脸色有点难看:“苏云落,我们今天也只是第一次见面相亲。没想到你的素质这么低下,既然这样,我们也没有必要再聊下去了。”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户口本,唰地翻开,气势十足地拍在餐桌上。

“我和甜甜一见钟情,此生非她不娶,今天就要跟她去领证!”萧凛一脸倨傲地看着我,“至于你,这辈子都别想进临海萧家!”

萧凛这段气震山河的炫爱誓言一出,身边顿时投来许多炽热眼神。

“临海萧家,是那个连续五年蝉联胡润富豪榜榜首的临海萧家吗?!”

“天啊,这可是真正的豪门!那个绿茶真是好运气!”

“什么绿茶?这明明是邓文迪再世。”

听着众人的吹捧,姜甜甜的脸色才好转了许多。

萧凛大臂一揽,目不斜视地搂着她,大有情圣之风。

我故作惊讶,激动地扑向他:“怎么可能?!你不就是个穷学生吗,怎么会是临海萧家的人。”

萧凛哼了一声,甩开我的手,语气鄙夷:“你这个女人果然嫌贫爱富!”

我佯装伤心,眼疾手快一把拖过他放在桌子上的户口本。

“老子死也不会让你们结婚的!!!”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目礼中,我火速逃出餐厅。

2、

出门后,我直奔小卖部买了一把菜刀,随即拦住一辆出租车。

“师父,快,花园小区1号楼,越快越好!”

“啊?小姑娘,这路线可是跨了半个省,我的油费都……”

我不耐烦地掏出一把毛爷爷,拍在副驾驶上。

司机当即闭了嘴,一踩油门飙出了飞一般的速度。

坐在颠簸的车厢内,我打开手机,在一个特殊的时间上设置了倒计时。

倒计时的音效清脆响起。

我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终于对自己重生的事实有了实感。

上一世,姜甜甜孤苦无依,是我家好心收留了她,供她吃穿。

大一那年,我爸把他公司的实习员工萧凛介绍给我。

相亲宴上,萧凛却对姜甜甜一见钟情,当场就带她去领了证。

原来萧凛是临海萧家的人。当时已经被家族承认,不久就要回到临海萧家当继承人。

爸爸得知萧凛看上姜甜甜,回家后主动跟我断绝了父女关系,改认姜甜甜是亲生女儿。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姜甜甜也是我爸的私生女。

他借着抚养好友遗孤的名头,把姜甜甜接进了我们家好吃好喝供了十八年。

然而,两个女儿对他的意义,只是养老保险。

谁能给他荣华富贵、养老送终,谁就是他的亲亲宝贝。

萧凛选择了姜甜甜,于是爸爸就抛弃了我,改认了姜甜甜。

但他却没想到,私生女的身份是萦绕在姜甜甜心头18年的噩梦,她怎么可能承认?

跟萧凛领证的当天,她为了销毁自己的出身证据,干脆在我家放了一把火。

我妈为了救我爸严重烧伤。

而姜甜甜,则借着萧凛的名头,进了临海市的贵妇名媛圈子,拜了一位白手起家的女富豪当干妈。这样,萧家才勉强认下她儿媳妇的身份。

爸爸为此气得神志错乱,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因为家里的财产全部被爸爸转移到了姜甜甜名下。

她一分钱也没给我们。

我和妈妈被赶到了棚户区生活。为了生计,我到处找工作却屡屡碰壁,好容易找到一份销售的工作,却误入传销坑,被诓到了国外。

不出一周,我就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临死前,姜甜甜穿着一身奢侈品服饰来看我,洋洋得意:“苏云落,你妈妈知道你在国外做姬,气得进了医院,前两天刚去世。你在这种地方还能苟活,真是不知廉耻。我要是你,早就去死了。”

我当场呕出一口血,不可置信地问她。

到底我们一家人哪里得罪了她?

她表情高傲矜贵:“苏云落,我可是女主,你一个npc怎么能事事比我强?我绑定了女主系统,到哪里都会是女主,你怎么跟我斗?”

斗。

我何时在跟你斗?

我惨笑,原来在她眼里,我一直是她眼中的炮灰npc。

所谓的养育之恩,所谓的姐妹情谊,在她看来不过是一段早已设定好的程序,分文不值。

甚至比她优秀,都成了原罪。

我闭上眼睛,回忆起过往的耻辱,手指不自觉地蜷紧。

再度睁开眼时,眼神如刀。

这一世,我会守护好我的家人,绝不重蹈覆辙!

3、

到小区时,已经是下午四点。

我以八百米的冲刺速度,急匆匆回到了家。

推开大门,就是一股熟悉的栗子烧乌骨鸡的香味。

妈妈围着碎花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惊讶道:“落落,今天不是去大学城相亲吗,你怎么回家了?”

看着妈妈熟悉的脸,我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情绪,冲上去紧紧拥抱住了她。

“妈妈!我想你了!”

上辈子我太懦弱了,没能好好护住您,这辈子我一定好好补偿您。

但没等我高兴多久,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云落,你相亲回来了?”

我冷静下来,回头看到了下班回来的爸爸。

他满脸笑容,眼睛亮得惊人,仿佛我是他眼里什么惊世大宝贝。

“快快快,告诉爸爸,萧凛对你印象怎么样?”

我看了眼手机上的倒计时,还剩下6个小时:“萧凛没看上我,他看上别人了。”

爸爸脸色唰地一下就变了。

他粗暴地把公文包往桌子上一摔,在原地烦躁地走来走去。

“废物!老子养了你这么多年,连巴结个人都不会?你知道萧凛是谁吗,你知道我好容易才打听到……你你你你气死我了!”

妈妈听得莫名其妙,连忙护住我:“老头子,你发什么疯。相不上就相不上呗,咱们女儿才上大一,还这么年轻,非得赶着萧凛不成?”

“呸!你这个婆娘一点见识都没有。她就是被你宠坏了!”爸爸更加生气。

他掏出手机,强硬地拽过我的手:“你现在就打电话给萧凛,求他再跟你约会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拿下他!否则你就不配当我苏望声的女儿……”

“啪!”

我冷冷地挥开他的手。

一抬手,把手机扔进了垃圾桶。

4、

爸爸震惊了三秒,才反应过来。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我,脸色通红,喃喃:“反了反了。”

我烦了。从gucci的包里抽出一把崭新菜刀,咣一声拍在桌上!

“来啊!”

一时间,爸爸的手掌僵硬地凝固在空气中。

我冷笑。

爸爸总是这样色厉内荏,实际内心怯懦。否则上一世,也不会被姜甜甜一刺激,就彻底发了疯,进了精神病院。

妈妈被我吓了一跳,连忙打圆场:“云落,你爸爸最近太忙太辛苦了,所以刚刚才那么生气。你你快把刀收起来。”

我正想说什么,就听到了背后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

“苏叔叔,是我不好。今天我陪落落去相亲,却没想到凛哥哥对我一见钟情,决定和我结婚……”

奶奶的,阴魂不散。

我收菜刀的动作一顿,冷冰冰抬眼看她。

姜甜甜换了一身香奈儿的套装,吊牌还露在外面,脸色娇艳。

她看着我冷漠的视线,不禁吞了吞口水,继续道。

“落落,对不起,但我和凛哥是真心相爱,实在情难自控,麻烦你把户口本还给他吧。”

听完姜甜甜的话,爸爸脸上的神情变幻,一时间也怔住了。

“户口本?”

“我不想他俩领证。所以把萧凛的户口本抢回来了。”我弹了弹菜刀,冷冷道,“有问题吗?”

爸爸还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习惯性训斥我:“你这不是胡闹吗?”

转而看姜甜甜,脸上泛起喜意。

“萧凛竟然看上了你,看来是云落这丫头没什么福分。甜甜,咱们都是一家人,你道歉个啥,快进来快进来吃午饭。”

姜甜甜摇了摇头,眼角露出些许得意。

“不用了,苏叔叔,我拿了户口本就走。待会儿凛哥还要带我去萧家吃家宴呢!”

爸爸一听,眼睛里立刻冒起精光:“这样啊。甜甜,你看看,能不能带上苏叔叔一起去啊,你一个年轻女孩子第一次去夫家,没有个长辈照应,容易吃亏。”

姜甜甜的笑容略微尴尬,看着爸爸的表情隐隐带着不屑。

“苏叔叔,我不用人陪。我回来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就走。”

说着,抬腿就要进门。

我举起菜刀,哐一下砍在门槛上,眼神凶恶。

“姜甜甜,你给我听好!你在我家白吃白喝十八年,哪样不是花的我们的钱。现在我告诉你,我们家没有你的东西,萧凛的户口本也不是你的。你可以滚了!”

说完,我咣的一声砸上了门。

然后继续举着菜刀对着爸爸:“户口本我是不会给她的。你要是想开门把她迎进来,我今儿就让这把刀见见血!”

爸爸整个人都傻了,嘴唇嗫嚅:“疯了疯了都疯了……”

5、

我也不管他,只拉着妈妈进了我的房间。

说是我的卧室,其实早已被一分为二,有一半的空间给了姜甜甜。

“妈妈,姜甜甜是爸爸的...”我盯着她的眼睛,开门见山。

妈妈吃惊,然后抬手摸我额头:“云落,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你不相信的话,就去她衣柜的中间那个抽屉里看吧,里面有一份出生证明,还有一份dna检验报告。她和爸爸的基因相似度是98.9%。”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半个小时了,妈妈看着桌上两份材料,久久没有发出声音。

嫁给爸爸之后,妈妈洗手做羹汤,一直安分守己当着家庭主妇,忍受着脾气刁钻古怪的丈夫。从未想过丈夫早已背叛了自己。

我默默给妈妈递纸巾。

“云落,你主意大。你说,妈妈要怎么做才能帮你?”妈妈眼眶通红,望着我的眼神却无比坚定。

重头戏来了。

我深吸一口气,从怀里掏出存有姜甜甜嘴上的血皮和我拉拽下来头发的塑料袋,对妈妈道。

“还剩5个小时,妈妈,我们要立刻搬家!还有,麻烦你后面处理一下这个东西。”

妈妈不作思考,连忙给做房地产生意的王阿姨打电话。

很快定下一套大平层,家具装修一应俱全,当天就能直接拎包入住。

确定好新房之后,我看了一眼时间。

还剩2小时。

应该来得及!

我深吸了一口气,拎着衣帽间里最贵的一只包,去了一趟花园小区的物业中心。

进去后,我就是一顿娇气地抱怨。

“最近我们家老是丢东西,是不是你们最近的安保工作做得不太好啊!”

前台物业姐姐看见我手里的包,眼前一亮,连忙端来一杯咖啡伺候我坐下,笑容可掬:“您丢了什么东西?我们立刻让保卫室调监控。”

“也不是什么大物件,就是对我们小区的安保系统有点担忧。”

我转了转手里的戒指,意有所指:“还有啊,这几天是三伏天。我听说附近有个老小区,因为出租屋里积了一堆纸壳,烟头掉在上面,自燃了。咱们小区可别有类似的事情。”

事关安全,物业姐姐的表情也转严肃:“那肯定不会,我们小区的租户都经过登记,我们也都定时上门访问过。”

“那就好。”

我想了想,从包里抽出一把毛爷爷,笑容甜美。

“这两天我和家人都不在家,家里的猫狗没人照顾,还得你们帮我喂一下。”

物业姐姐两眼放光,当即拍着胸脯保证:“我们的服务一向周到,您大可放心!”

临走前,我意味深长地看向物业姐姐,一字一顿:“别忘了,今天晚上,记得一定去喂一次猫粮。”

6、

妈妈的速度果然麻溜,还没到9点,我们便收拾好东西搬去了新家。

第二天凌晨,顾不上吃妈妈准备的早餐,我拦了辆出租回学校。

刚进校门,一个篮球就砸到我面前。

我抬眼一看,挺眼熟。

这不是老跟着萧凛的那个狗腿子体育生的球吗?

不知何时,前面出现了簇拥的人群,吵吵嚷嚷。

看清后,我冷笑了一声。

果然是这对癫公癫婆。

萧凛和姜甜甜这会儿刚从车上下来,一群保镖簇拥着他们进入大学校园,比内娱明星的排场还大。

姜甜甜甚至穿了一条极其夸张奢华的低胸羽毛晚礼服,两条白皙笔直的小腿露在外面,深邃的事业线上面,一张精致的瓜子小脸,着实惹人怜爱。

不愧是女主配置。

操场上一群打球的男大学生,看得鼻血都快流下来。

“砰!”

然而,正在享受众人惊艳目光的姜甜甜,突然毫无形象地尖叫了一声。

一只天外来球正好砸在了她的身上,留下一摊黄色的污渍,上面还飞舞着一堆嗡嗡叫唤的绿头苍蝇。

不过,最令她崩溃的是。

几坨固态的baba正从她身上滚落下来。

围观人群顿时被熏得撤退了一大半。

萧凛连忙把外套脱下来,遮住姜甜甜,大怒:“这是谁扔的?”

有几个眼尖的路人指向那个朝我砸篮球的狗腿子。

“他的篮球。”

狗腿子吓得连连摆手,连忙指向我:“篮球是我的,这些屎是她扔的。”

姜甜甜一眼就瞄准了人群中的我,忽然哭得梨花带雨:“苏云落。难道就因为凛哥哥选择了我,你就一定要针对我吗?!”

我毫不掩饰,把手中的猫咪便便袋放在地上,挑衅地望向她。

“是我扔的,怎么的?”

姜甜甜张嘴就要嚎,谁知一只绿头苍蝇趁机钻了进去。

憋得她脸色青紫。

萧凛见状,气得对我怒目而视,追上我动手欲打。

呵,还以为我是什么很好欺负的人设么?

我冷笑,唰的一下掏出包里的菜刀,正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跳了出来,一手按住我的菜刀,一手挡住萧凛的巴掌,强行终止了这场闹剧。

“乱哄哄的,成何体统?”

7、

来人年近半百,气质儒雅威严,正是京海大学的校长,慕通江。

如果说萧家是坊间的地头蛇,富贵不可言。那么慕家纵横黑白两道,拿捏了临海市半个人脉圈,更是权势不可当。

萧慕两家有姻亲关系,多年来同气连枝,子辈也多有来往。慕通江在不知道萧凛身份时,已经把他当做得意门生。知道后,更是将他收为义子。

我火速捋了一边记忆,面上惊讶,心中冷笑。

好一个大男主剧本。

看我怎么攮死你!

看见慕通江到来,萧凛说话声音都大了几分。

“校长,苏云落刚刚往同学身上扔狗屎!”

慕通江把视线转移到我身上,语气不怒自威:“是真的吗?”

“是我扔的!”我瞪着姜甜甜,“只许你恶作剧,不许我恶作剧吗?”

姜甜甜呸了一声,目眦欲裂:“什么恶作剧,你明明是想报复我!”

我转向慕通江,表情诚恳:“校长,我说的都是真的。昨天我偷听到姜甜甜和萧凛说话,姜甜甜说她觉得慕清尘同学的渐冻症是假的,所以她把一瓶加了料的水给了萧凛,让他看着慕清尘喝下去。还说今天就能有效果!这不是恶作剧是什么?”

话落,现场的空气都凝固了。

姜甜甜的脸色乍红乍青,更是精彩。

众所周知,慕清尘是慕通江唯一的孩子,但是因为患有渐冻症,常年不出家门。

为了让他不至于和社会太脱节,慕通江还是把他带进了学校里读书,并安排了单人宿舍。

萧凛作为慕通江的得意门生,常常上门给慕清尘补课,是慕清尘除了家人之外,唯一的好朋友。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不合逻辑,因为这个剧情就是女主系统为了让姜甜甜和慕清尘搭上关系设计的。

之后,慕清尘一夜之间突然恢复正常,从此对姜甜甜情根深种。

这里用的就是姜甜甜的金手指,一种叫“愿望水”的系统商城道具。

按照上一世的进度。

昨天晚上,也就是吃家宴之前,萧凛应该就带了姜甜甜去看慕清尘。

一是为了把新老婆介绍给好友。二是为了找慕清尘借卡刷钱。

毕竟,姜甜甜身上的行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萧凛现在还没有被萧家明面上承认,给的那点生活费也不够满足姜甜甜的物欲。

姜甜甜也趁此机会,把愿望水给了萧凛,让他放进慕清尘的饮食中。慕清尘宿舍门口的监控录像都把这些拍得一清二楚。

慕通江大手一挥,果然去保安室调取了监控。回来后,他看姜甜甜的眼神完全变了,那是来自一位父亲的愤怒。

“保安,把萧凛和姜甜甜这两个投毒犯抓起来!”

姜甜甜大喊冤枉:“慕叔叔,我给慕清尘的水不是毒药,是能让他恢复正常的药……”

我连忙火上浇油:“你以为拍玄幻剧呢!不是毒药,你为什么不直接给校长,还要偷偷放?”

慕通江脸色更加凝重。

他急着去看慕清尘的情况,根本懒得理会姜甜甜,急匆匆地走了。

我旁观了萧凛和姜甜甜被保安架走的全过程。

两人来时有多光鲜华丽,走的时候就有多灰头土脸。

我os:呸!活该。

姜甜甜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她以为自己是雪中送炭,全然没有掩饰送药的举动。

但怎么知道,慕家把慕清尘看得如同命根子,从来不会让他入口不明食物。

就像答案一样,即便答案做对了,只要过程不合理,就是错的!

8、

不到半天,这件事就在校园论坛炸开了锅。

萧凛、姜甜甜投毒事件的发酵,大一新生们终于注意到了那个时常出现在年级第一的慕清尘。

因为他从未露过面,异常神秘。相比如沐春风、彬彬有礼的年级第二萧凛,后者显然更有实感,人气也更高。

“咱们的年级第一竟然是渐冻症患者,好厉害!”

“而且长得还帅。我之前看见慕清尘的一张生活照,真是帅得跟希腊雕塑一样。”

“真的吗?那他要是不生病,本届校草恐怕也轮不到萧凛了吧!”

“这个慕清尘是校长的儿子,还比萧凛要优秀。怪不得萧凛会嫉妒投毒!”

比萧凛还要优秀的男人?

我关掉论坛,若有所思。

上一世,我虽然没有目睹姜甜甜的阶级跨越经历。

但也知道,萧凛之所以18岁才被认回萧家,就是因为原本的萧家继承人在一场海难中死于非命。虽然名为萧家的继承人,但还是很多人不服他。

反倒是慕清尘,家世、背景相比萧凛,不遑多让,一直被慕家当心头肉捧着。即使12年那年被确诊渐冻症,整个家族也都没有放弃他。

慕清尘恢复正常后,一直对姜甜甜穷追不舍。

而萧凛全靠着领证的优势,稳坐***。

但我想,按照姜甜甜这个喜新厌旧的花痴性格,她当真不动心?

她之所以会给慕清尘喂愿望水。

除了想抱上慕通江这条金大腿,估计,也是看上了慕清尘那张帅气脸蛋。

如果萧凛知道这些,会怎么做呢?

七天后,又是周末。

我来到看守所,望着眼前的倒霉蛋萧凛,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9、

虽然七天没洗头洗澡,但萧凛看我的眼神还是充满了傲慢:“你来干什么,想挑拨我和甜甜的感情?哼!别想了,我是不可能接受你的。”

“挑拨你们?”我忍俊不禁,“跟姜甜甜这个真正的萧家千金比起来,你这个冒牌货的价值,好像也没那么大吧。”

“你说什么?”萧凛霍然抬起头,眼神惊疑不定。

“我说,你该不会到现在还不知道,姜甜甜接近你,就是为了认祖归宗吧。”

我慢悠悠地抛出了这枚定时炸弹。

萧凛瞳孔颤抖了几下,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

看他这个反应,我就知道自己猜得不错。

上一世,在我倍受折磨的那些日子里,她曾主动跑到我面前炫耀她获得系统的方式。

才知道,姜甜甜的女主系统并不是一开始就觉醒的。

相亲宴上,姜甜甜被萧凛拉去领证,才激活并绑定了系统。

而这个女主系统的规则非常简单粗暴。

宿主需要不停夺走身边人的气运,才能获得系统奖励,一步一步成为最终的大女主!

换言之,只要这个系统觉醒,谁和姜甜甜交情越深刻,谁就会变得越来越倒霉。

轻则丢财,重则丧命!

所以重生之后,我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姜甜甜立刻觉醒女主系统,抢走了萧凛的户口本。(后面证明,抢户口本除了侮辱性极强,实际上没用处。)

还撕破了脸皮,把她赶出了我们家。

但我看完家里的监控录像,看到姜甜甜在门口凭空取出了一瓶愿望水之后,才发现她已经觉醒了女主系统。

夺走了我的姻缘之后,姜甜甜还能夺走谁的气运?

我突然想起来。

还有萧凛的身世。

上辈子,姜甜甜的身世就是个谜。她虽然被那位白手起家的女富豪认了干女儿,但身份根本配不上萧凛!

而萧凛在和姜甜甜领证后,也被爆出身份可疑。

然而后面,萧家的态度却一百八十度大反转!

干脆让姜甜甜任职女总裁,反而让萧凛当了副总裁。

当时就有个言论是,萧凛根本不是萧家丢失的孩子。

姜甜甜才是!

我深知。

在一个拥有系统的位面世界里,只要系统改动一下数据,假的有可能会变成真的。

这七天里,我特地让妈妈去检测所再次检验了姜甜甜和爸爸的基因相似度,结果与之前大相径庭,姜甜甜竟然跟爸爸毫无血缘关系了!

妈妈去主动归还萧凛户口本的时候,萧家的反应也变得很奇怪……

想到这里,我怜悯地看了一眼面前的萧凛,把户口本丢还给了他。

“这个户口本已经被废弃了。萧凛,你所谓的认祖归宗,只是一场梦!而姜甜甜,也只会和门当户对的慕清尘联姻,不会跟你结婚!”

萧凛慌忙接过,看到上面只剩自己那光秃秃的一页,顿时心态崩了。

“我不信!我不信!甜甜不会这么对我,一定是你在挑拨离间!快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书友评论
  • 盼山

    我看到了《炮灰npc觉醒后》的书名,就感觉很有意境。我看书很慢,本来是不打算继续看书的,可后来因为不舍得充上去的书币便继续看一些书消磨时间。这本位居榜首的书,光以书题便能吸引到一大批读者吧!刚开的这几篇就很有读头,很想让我知道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很不错的书,值得看。

  • 从青

    《炮灰npc觉醒后》个人觉得很好看,就是希望更新快点,作者么么哒快点更新咯,支持支持,一万个赞,快点快点更新,都迫不及待,让人看了很兴奋,很高兴。

  • 之桃

    真的追了好久好久了,每天都是打开看看更新没有?好期待下面的故事情节!第一次看一本书那么执着的追,以前看的都是完结的,不完结的都没心情追。

  • 幻灵

    今天偶然看到《炮灰npc觉醒后》这本小说,我起初还在想是谁的文笔这么好,然后我在百度上查了一下作者,原来就是你写的,这本书,我决定追了

  • 紫安

    《炮灰npc觉醒后》这么快就完结啦?真的没看够啊没看够,虽然该交代的主线都交代了,可我还是觉得太突然了,草草的完结啦,生无可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