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言  > 

攘外安内,一人亦可为

攘外安内,一人亦可为小说

攘外安内,一人亦可为

倪二狗  /  著 连载中
来源:呆萌小说网 更新时间:2024-05-25 14:23
高质量小说《攘外安内,一人亦可为》是来自作者倪二狗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刘辟张启圣,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谁能想到,我堂堂大周国有一天竟会衰败至此。朝堂内权臣乱政,朝堂之外其他国家虎视眈眈。此刻我决定要凭借一己之力,去救家国于水火之中。这场攘外安内之路,注定不平凡。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万里江山如绣,千秋岁月流金。列国纷纭,数不尽多少英雄豪杰。有道是忠骨自有青山埋,又何须回首望故里。

本书为群像文,核心内容是家国情怀,列国争霸。不会烂后宫,不会有无脑反派,不会有降智剧情,不会涉及高武和修仙,全书只有一到九境。

主角出场时只有不到十六岁,他的成长会随剧情慢慢推进。书中诗词除主角外,所有配角所作,均为原创。全文只有立场,没有黑白。敬请读者们耐心观看。

……………………………………

塞北腾蛟起凤,银枪月照如霜。

响鼓鸣锤天地动,碧落黄泉神鬼殇。

亭山夜未央。

铁马长嘶血染,皑皑白骨成行。

逐日追风千里远,墨玉麒麟镇大荒。

谁云周已亡?

———(破阵子·北境玄甲甲天下)

………..……正文起。

大周。

景平十四年。

帝都,皇城内。

“臣魏冉,谨上奏陛下:元武近日,动作频繁,挑衅不断。臣恐其有所图谋,西北安危,当谨已待之。

昔前人有云:“忌惮敌之狡诈,为将者当未雨绸缪。内安边境之黎民,外兴营中之军士。凡料敌于先者,不为殆也。”今元武异动,虽未成气候,其野心已昭然若揭。当增兵西北,早做防范,不致边境生变。

臣以为,增兵之议,非一日之功。望朝廷拨款,于西北自募,以备不时之需。凉州贫苦,土地稀薄,当于关内协调,确保粮草供应,以养士卒。

此外,敌寇屡屡扰境,耀武扬威,此时来使,恐非善行。臣以为,西北大营当主动出击,探其虚实,使其不得轻举妄动。

臣魏冉,伏望陛下圣裁,允臣之所奏。”

隆圣帝合上奏折,沉思许久后,唤来了贴身太监。“传大司命张启圣入宫觐见。”

……

一晃数日。

北境燕城,靖北王府。

“十多年了,没有金手指,也没有大气运,更没有系统。穿越前过得平平淡淡,穿越后还是平平淡淡,这特么不是白穿越了吗?”徐平暗自吐槽。

十三年前,大周靖北王之子,因溺水导致昏迷不醒。徐平正是那时,穿越到了溺水昏迷的靖北王幼子身上。

自打穿越以来,从小虽然锦衣玉食,奈何没有电器,没有网络,没有各种娱乐设施,整日无聊至极。前世小说中那些情节和设定,压根没有。平淡的生活,毫无一丝波澜。

前世,徐平还是个在读的理科生,不过其文科却也不差。诗词歌赋什么的,作为文抄公更是信手拈来,而这副身躯的武道天赋也极佳。这就给其父徐沧一种错觉:吾儿徐平,有惊世之姿!

原以为当不成气运之子嘛,做个纨绔子弟倒也可以。有事没事带上几个家丁,调戏下良家女子。或是与一众狐朋狗友,世家子弟勾栏听曲,喝酒聊骚。想来,小日子应该算是有趣。

奈何,其父作为靖北王,不光是异姓王,更是戍边之王,手握北境的二十万雄兵。除了需要保境安民,还要应付来自朝堂的各种猜忌。既不能让皇帝忌惮,更不能留下污点,落人口实。想当纨绔世子?不存在的!

王妃走得早,靖北王从未纳妾,诺大的王府之内人丁单薄,只有徐平这么一个独苗。徐沧觉得自家儿子有惊世之姿,不可荒废,所以对徐平的日常管教,也是严厉至极。

不光如此。

徐沧时常告诫徐平,对待北境将士,要以礼相待,对待北境民众,要乐善好施。营中之事,当亲力亲为。而民众之事,更需平易近人。既不可高调做事,更不可高调做人。要胸有笔墨,更要腹有韬略。不可欺压百姓,不可鱼肉乡里,不可嚣张跋扈,不可草菅人命。

这么些年来,徐平过得虽不说如履薄冰,却也是小心谨慎。有时,他是真想找徐沧问上一问。“怕被忌惮,又不能有什么污点,当个透明人不就行了么!干嘛搞那么累!

又要低调谦逊,又要爱民如子。又要文韬武略,又要礼贤下士。我只是个藩王世子,又不是当朝太子。你要造反呐?家里有皇位等着继承?”

纵观这穿越界来说,徐平虽没遇到什么狗血的废材剧情,也没有什么高光的装逼打脸时刻。就八个字,枯燥乏味,平平无奇。

就在徐平郁闷着这该死的平淡生活之时,府门外传来了大队人马的声音。

“圣旨到!”一道公鸭嗓音传荡开来。

伴着嗓音,徐沧领着大批王府之人来到前厅。

“哎呀!本王就说嘛,这连日里来眼皮直跳的,当是有喜事来临,不曾想竟是刘公公来了。”徐沧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

“想来,咱家已有数年未见王爷了,王爷龙行虎步,当真风采依旧啊!”刘公公倒也寒暄了起来。

“哎,倒是北境事务繁多,有数年未曾进京请安了。不知圣上可安好!”

刘公公闻言双手抱拳,朝南一拜。“圣躬安!王爷且放心!”不等徐沧开口,刘公公继续说道:“王爷,容咱家先行宣旨可好。”

“公公所言极是!自当如此。”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靖北王有子徐平,年少聪慧,心性上佳,朕心甚慰。而今徐平已至象舞之年,朕于以奖率,慰靖北王戍边之功。着徐平,即日启程,进京面圣。钦此!”

闻言,徐沧双眼微微眯起,似在思量着什么。

刘公公满脸喜笑,将圣旨递了过去。“王爷,该接旨了!”

“啊!是是是,公公说的是!本王,本王领旨,谢恩。”徐沧嘴角微微抽扯,声音有些低沉。

看着眼前便宜老爹的神态,徐平也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日子怕是不好过。美其名曰进京面圣,无非就是质子而已,这等事情在历史上多如牛毛。

可皇帝召自己为质子不合适啊,还是说另有他意?

刘公公没有拿什么脸面,更没有摆任何态度,而是将徐沧扶了起来。“王爷快快起来吧。您有从龙之功,更陛下的左膀右臂,而陛下又是不可多得的贤明之君。王爷切勿多想啊!”

徐沧的脸色并不太好。与寻常王爷不同,他只有徐平这一个独子。一旦徐平有事,他可就绝后了。

“纪凌(字隆圣),自先帝走后,我扶你继位。为防引人猜忌,这些年来如履薄冰。北境才刚刚安定,你就要我送子入京。”徐沧心中暗自叹息。

大周国祚已有数百余年,先帝子嗣众多,大位争夺严峻。在夺嫡之争中,徐沧明里暗里,帮三皇子纪凌出谋划策,排除异己,说是一手扶持上位也不为过。

而今,君臣有别,这圣旨徐沧想接也得接,不想接,也得接。

徐平倒是也跟着起身。走到徐沧身旁,在耳边轻声说道:“父王,且宽心,事情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王爷快先起来吧,切勿多虑啊。”刘辟缓缓将圣旨递给了徐沧。

“哎!”徐沧叹了口气。“来人!设宴!”

闻讯,刘公公急忙婉拒。

“公公远道而来,实属不易,诸位随行弟兄更是人困马乏。本王自当一尽地主之谊,还望公公切莫推辞才好,否则本王心中愧疚难当。”徐沧语气颇硬,不容拒绝。

刘辟乃是宫里的老人,算上当今这位皇帝,他已经服侍过三位皇帝了。同时,他也是个颇为圆滑之人,城府极深。

圣旨虽已言明即日出发,但路途遥远,耽误个三两天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便应允了下来。“王爷既然如此盛情相邀,咱家要是拒绝,那便是不识抬举了。弟兄们长途跋涉,也确实该好好休息一晚。”

这个面子刘辟必须给,但也就一日的时间。

“哈哈哈,公公当真是体恤之人。如此一来,弟兄们明日出发必然精神抖擞。”

一天就一天,徐沧也并没有得寸进尺。

“老高,去天香楼知会一声,就说本王今晚要宴请贵客,好酒好菜务必准备的妥当些。素闻公公不喜素食,当是多些荤腥为妙。”

刘辟自然明白靖北王的意思。“王爷折煞咱家了!如今各地多灾,外寇更是对大周虎视眈眈,切勿破费啊!”

“哈哈!”靖北王爽朗的笑了笑。“公公服侍陛下乃天大的功劳,多吃一点怎么了?这民以食为天,不破费。更何况,弟兄们吃饱了,路上有劲,吾儿自然也能早日到京,一窥天颜!”

刘辟眉头微皱,心中暗暗思量着:靖北王什么意思,担心儿子到不了京城?

书友评论
  • 平蝶

    《攘外安内,一人亦可为》小说很好看!是我爱看一本书,越看越想看就是更新的少点要是再多点就更完美了!超赞赞赞!

  • 千枫

    自从看了倪二狗大大写的书之后,满眼都是小星星,崇拜那是非常非常大的,不行,我太激动了,哇咔咔咔。。。

  • 寒安

    《攘外安内,一人亦可为》我个人喜欢这一种类的小说,只希望作者大大快快更,我都迫不及待了,这种小说生活很平淡但很吸引人,让人一看就停不下来了,只希望作者大大快快更!

  • 冬卉

    倪二狗写的十分不错,前段时间开始追的,剧情很是不错哦!就是后面有点脱节,但是 ,总体上还是值得一看的。欢迎书友前来阅读!

  • 友菡

    我看到了《攘外安内,一人亦可为》的书名,就感觉很有意境。我看书很慢,本来是不打算继续看书的,可后来因为不舍得充上去的书币便继续看一些书消磨时间。这本位居榜首的书,光以书题便能吸引到一大批读者吧!刚开的这几篇就很有读头,很想让我知道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很不错的书,值得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