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言  > 

从校服到婚纱,她和浪子走到最后

从校服到婚纱,她和浪子走到最后小说

从校服到婚纱,她和浪子走到最后

吃吃葵  /  著 连载中
来源:呆萌小说网 更新时间:2024-07-10 14:18
《从校服到婚纱,她和浪子走到最后》是一本巨好看的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吃吃葵,主角是许喃知许玲玉,下面看简介:被混混骚扰,他挺身而出,带她远离险境。被人嘲讽,他三言两语解释,让她不再尴尬。后来,她转学到了他所在的学校,他已经有女友了。她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个浪子。可她也知道,自己配不上家世显赫,相貌帅气、成绩优异的他。但后来,也是她,让他成了妻管严。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七月,空气异常燥热。一阵暖风拂过,道路两旁的香樟树沙沙作响。

微风裹挟着新叶,宣告着盛夏的到来。

京市郊区一隅,有一片老旧、破败不堪的矮房。

这里是田泽小区,也是京市名副其实的‘贫民窟’。

许喃知背着书包,穿过两条小巷,正准备回家。

路过拐角时,巷子尽头站了一群男生,他们手中夹着烟,言语间谈笑声不断,巷子里弥漫着一股重重的烟味。

她被迫吸了几口烟,没忍住轻咳一声。

为首的男生眼尖,他长腿跨过摩托车,不怀好意地笑说:“田泽什么时候来了个美女?”

数道目光落在许喃知身上,她不自然地低着头,长发遮盖了她的脸,她加快脚步离开巷子。

身后的男人吹了个口哨,指着她说:“把她带过来,我们一起玩玩。”

“好咧大哥!等着!”

脚步声越来越近,许喃知手心微微出汗,她快走了几步,在几位男生走来之前,身后一个力道倏地揪住她的衣服帽子。

她往后踉跄了几步,撞上一个坚硬的胸口。

头顶上传来一个声音:“往哪走?”仔细一听有点威胁的意味。

她惊呼一声,没说话。

那人的手顺势搭在她的肩上,五指纤长,骨节分明。

少年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和黑色休闲裤,一手搭着她的肩,另一只随意地插兜,他散漫地站在身侧,身姿挺拔。

许喃知抬眸,阳光透着墙,折射在少年利落的碎刘海上,镀了一层金光。

鼻息间的薄荷清香清晰可闻,她长睫微颤,只见少年五官精致,细长的双眼微眯,深邃的眸光中透出几分傲气和疏冷,他鼻梁英挺,薄唇微勾,藏着若有若无的挑衅。

他甚至没看她一眼,搭在她肩上的手动了动,指着走过来的混混:“谁啊这是,不给我介绍介绍?”

“我......”许喃知声如蚊呐。

那些个混混倒是颇有眼力见,见少年一副油盐不进,胜券在握的样子,讨好似地笑笑:“兄弟,这你对象啊?我们就不打扰了。”

少年手上用了劲,推着许喃知走,走到人多的地方,他松开了手,从裤兜里拿出一包烟,慢条斯理地撕开外边的透明包装。

许喃知:“谢谢你。”

电话声恰时响起,和她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少年没说话,眉间淌着几分不耐,过了好几秒,接起电话,转身离开。

许喃知懵了一瞬,她望着少年离开的背影,抿着唇,转身回家。

他听到她的道谢了吗?反正也不会再相遇,听没听到又有什么关系。

*

炎热干燥的天气持续了几天,随即而来一场暴雨。

暴雨过后,田泽坑坑洼洼的水泥地上蓄满了脏水,低矮的房檐上雨水滴答,墙上的青苔沾了水,一片青黑。

小区的路很窄,约莫一辆汽车的宽度。

一辆黑色的宾利缓缓驶来,它车身光鲜亮丽,正因如此,车速小心翼翼。

宾利占据了整条小路,行人一见纷纷谦让,对面来了一辆面包车,看见宾利的牌子吓得直接后退让路。

宾利拐了个弯,停在一家矮房之中。

许喃知晨起离家去图书馆学习,傍晚时分才匆匆往家里赶,因为前两天的插曲,她回家时只挑着人多的地方走。

不多时,家旁边便停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她不认识这个牌子,但看起来很昂贵。

驾驶座上的中年男子慌忙下车,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少年的白鞋干净不已,就连鞋底也没有半点灰尘,他走出车门时,许喃知忽然不忍,这么白净的鞋,现在脏了呢。

少年白衬衫和黑色休闲裤,身子挺拔,他双手插兜,慵懒又疏离。

她顿时怔愣在原地,是他。

他和这里格格不入,为什么会来这?

许喃知心里打着鼓,路过他身前时,下意识低着头。

不同于上次的薄荷香,她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木质清香,她长发遮盖了大半边脸,低着头,走到自己家门口。

她垂着头,视线没往那瞟,手上的动作略有些急切,她找了好一会,半点钥匙的影子都没见着。

此刻家门紧闭,她尝试地敲了敲,毫无反应。

这个点,妈妈应该出摊了。

许喃知低着头,屋檐上残存的水滴,滴落在水洼中,她似乎鼓起勇气,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少年。

他微微蹙眉,细碎的刘海下眉眼清冷肃峭。

天空暗了一些,微弱的夕阳穿透乌云,落在少年身上。

少年轮廓锋利,周身透出淡淡的疏离。

车上下来另一位少年,他打扮花枝招展的,粉色的T恤和深灰色运动裤,一双黑白的运动球鞋,他长相张扬,是个英俊的少年。

粉衣少年嫌弃地张望四周的环境,随后叹着气说:“阿傅,这什么鬼地方。”

那位白衣少年眸中的冷意退了几分,嘴角轻扬,多了几分痞肆张狂。

“又脏又臭的,还窄,真不知道住在这的都是什么人。”

粉衣少年的声音很大,丝毫不顾及身边还有一位女生。

许喃知尴尬地低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你够了啊,会不会说话。”白衣少年声音清冽,毫无温度的语气,似乎在替她解围。

许喃知又一次感激他,遇见他两次,他好像总在替她解围。

粉色少年喋喋不休的:“柳阿姨怎么会认识这边的人?还让你给他们送东西?”

傅时今走上前,礼貌地摁下门铃,半晌,门打开后,一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少爷!少爷您怎么会来这!”刘叔忍不住喊出声。

傅时今没回答,直接递给他一个信封:“刘叔,这是我妈让我交给你的。”

刘叔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这沓厚厚的信封里装着什么东西,急忙推开:“不不不,夫人待我恩重如山,这么多年一直都挺照顾我们家的,这我不能收。”

“刘叔,收下吧,我妈都知道了。”傅时今声音清冽,他向来心直口快。

刘叔眼里盈上热泪,这么多年了还在念着他们家,竟然还让少爷来到这么落魄的地方,他,他怎么对得起夫人!

“都怪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干什么不好偏偏沾上了赌博,这下好了,家里带钱全败光了!”刘叔哭诉道。

“拿着吧,别让我妈担心。”傅时今将信封塞进刘叔手里,转头就往车旁走去。

司机迅速地打开门,快要关上的时候,刘叔哽咽地说了句:“谢谢夫人,谢谢少爷。”

傅时今倒没什么所谓,他随意地点了点头,举手投足尽显高贵风雅。

宾利离开田泽小区,许喃知一边散步一边走到小区门口。

傍晚六七点的时候,门口会变成夜市一条街,许喃知的母亲推了个小车,在这里占了一个小位置,支起一个卖馄饨饺子的小摊。

许玲玉看到自家女儿,喜出望外的说:“乖乖怎么来了!”

“妈妈,我忘记带钥匙了。”

“妈妈这有,哎哟你还跑来,你给妈妈打个电话,我给你送回去就好嘛。”

七月的天气闷热,夕阳西下,暴晒了一天的水泥地此刻正慢慢地蒸腾热气,许玲玉围在汤锅前,额前薄汗,几缕青丝贴附鬓角。

许玲玉长相温婉清丽,典型的江南美人。

她一人操持家里,独自抚养女儿长大,时光的痕迹悄然爬在她的眼角,可她依然很美。

这便是所谓的岁月不败美人。

许喃知有些心疼,压着鼻音说:“妈妈我也在这帮忙好不好。”

许玲玉连忙放下手中的铁勺,着急地说道:“乖宝听话赶紧回家哈,你看你走了一路热不热。”

“妈妈,我不热。”

许玲玉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放到许喃知的手心里,温和地说:“快回去吧,这里太热了。”

“知知,回家待着哈,乖。”

许喃知没辙了,只好点点头。

许玲玉给她装了个嫩鸡腿:“家里煮好饭菜了,再给我乖乖加个鸡腿。”

许喃知是独生女,出生以来,许玲玉一个人将她拉扯长大。

很小的时候,许南知也好奇父亲这一角色,记事起,她印象中便没有爸爸这个身份的存在。

那时童言无忌,她也会问妈妈,我的爸爸呢?

可每提到这个问题,许玲玉便黯然神伤,她不想让女儿担心,便对许喃知说,爸爸早早就离开了。

许喃知长大懂事之后,再也没问过这个问题。

她很爱妈妈,有妈妈陪伴在身边,就足够幸福了。

许玲玉只有这一个女儿,从小将她捧在手心里长大。

许玲玉早年在江南水乡那块地方唱昆曲,是远近闻名的昆曲家,她所在的茶馆,常有人慕名而来,只为一首曲子。

茶馆老板常说自己捡到了宝,随便招聘的人居然有这么大的能耐,老板人也好,所以工资开得足,母女俩在江南过了十几年的滋润日子。

后来不知为何,许玲玉被茶馆老板辞退,她四处求职无果,在江南生活不下去之后,便回到京市,和许喃知在这小小的一方天地里生活。

八月底,烈日当空,短短两个月,许喃知的个子倒时蹭了几厘米,原本厚重的刘海长了好几分,这会尽数地扎上去,露出一张白皙精致的小脸。

昨晚许玲玉拿着尺子给她量了量,身高168,只不过这体重轻了几斤。

许玲玉心疼,又给许喃知塞了几百块钱。

“我不要,你昨天给过伙食费了,我用不了这么多。”

“知知,附中那边花销大,你别委屈自己,多吃点,你看你瘦的,妈妈心疼。”

刚说完,许玲玉的眼泪又抑制不住。

燕京附中在京市中心区域,距离田泽也有三个小时的距离,开学这一去,只有放假才能回家。

许玲玉握着女儿柔软细腻的手,自己的女儿出落得愈发好看了,她泪眼盈盈,但脸上却挂着笑意。

许喃知长相和许玲玉有五分相似,一双水润清澈的杏眸,看人的时候目光流转,水光潋滟。

许玲玉的鼻子小巧精致,许喃知的鼻子更为挺翘也更为精致一些,随了姥姥的面貌优势。

“妈妈已经和舅舅打过招呼了,以后周末你就去舅舅家住着,不用赶回来。”她一边说着,又在许喃知的行李箱里装了几盒鲜牛奶,,“乖乖,家里不用操心,好好上学就行。”

许喃知点了点头,忍着鼻酸和眼泪,她若是忍不住,只怕妈妈会更伤心。

燕京附中是京市最好的高中,它每年只向特定的学生群体进行招生,不仅考察学生家庭背景,同时还有父母学历职业考核。

能进入燕京附中的一般都是京市排得上号或者是有点家底的人。

当然也有例外,燕京附中会额外招收一些家境普通但成绩优异的学生,这些学生可免除三年学费和其他杂费。

许喃知就是以高二下学期全市联考第一名的成绩受邀进燕京附中。

她本不想去,燕京附中生活费太高,离家远,何况以她的成绩,只要不放弃,最后都是能考入数一数二的学校。

可许玲玉却不肯。

学校的资源设备和环境对一个学生来说,太重要了,所以她宁愿拼命赚钱,也要让自己的女儿进入一个好高中。

她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委屈。

书友评论
  • 友绿

    等着《从校服到婚纱,她和浪子走到最后》更新,好折磨人啊,快点吧。一本好书,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好期待拍成电视剧啊。快点更新吧,快点更新吧!

  • 凌寒

    吃吃葵写的不错呢,是我喜欢的类型,中间有一点小虐不过,后来应该很甜!会追下去的,每天在等更新,哈哈,第一次写书评,中间可能太过繁赘。

  • 慕波

    《从校服到婚纱,她和浪子走到最后》超级好看!之前看的书都是看一半觉得没意思就扔了,结果遇见这本书以后,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追更,就是更新的有点慢,啊啊啊啊啊啊……喜欢许喃知许玲玉,希望能快点更新!

  • 秋荷

    吃吃葵大大你还有多久才更完,我一定要等到你全部更完我才会把后面的全部一次性看完这样才过瘾,大大你更快一点但也要注意身体你这本小说事精品啊,我一次性看到凌晨两点多,超级好看又内涵,赞!

  • 涵雁

    《从校服到婚纱,她和浪子走到最后》还不错了,不会很快就跟男主再一起.....進展速度挺好!男主感觉性格变的很多快。女主还可以啦??

  • 之瑶

    《从校服到婚纱,她和浪子走到最后》我个人喜欢这一种类的小说,只希望作者大大快快更,我都迫不及待了,这种小说生活很平淡但很吸引人,让人一看就停不下来了,只希望作者大大快快更!